细说:美国洪门大佬司徒美堂的江湖往事!

发布日期:2022-01-11 09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49年10月1日,毛主席在城楼上,向全世界宣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成立,而站在毛主席身后左右两侧的,除了军政商界等重要代表外,还有一位洪门帮会的大佬,他就是美洲华侨中的传奇人物司徒美堂,而此时的司徒美堂已是80有余的高龄,一缕白髯飘洒胸前,由于他腿脚不便,还要常常持杖而行。

  司徒美堂原名羡意,1868年生于广东开平县堤洲一个农桑之家,其自幼丧父,和母亲相依为命,曾经读过四年私塾,并练过一段时间的武艺,12岁的时候,其带着母亲借来的50块龙洋,远渡重洋来到美国谋生,17岁时司徒美堂加入了洪门致公堂,靠着他的智慧和拳脚在美国闯出了一片天下……

  司徒美堂旅居美国69年,在美洲华侨社会中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,其担任洪门致公堂总监,和安良堂总理长达数十年之久。

  淞沪抗战爆发后,司徒美堂组织“华侨筹饷总会”,积极支援国内的抗战,抗战后期,他还鼎力支持国内经济建设事业,在重庆等地设立华侨兴业银行。

  1882年也就是司徒美堂来到美国的第三年,美国政府通过了排华法案,这是饱受歧视的华侨生存环境变得更加的恶劣,于是华侨们纷纷选择加入社团以寻求互助自保,而当时全美最大的一个华人社团,就是洪门的致公堂。

  1885年在餐馆里打工的司徒美堂,由于打抱不平,将一个吃霸王餐的美国人失手给打死了,一个黄种人将一个美国人打死,这在当时的美国那就是犯了天法,司徒美堂因此将要面临很严重的罪行。

  事情发生后,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进去的,所以很多华侨都在想法救司徒美堂,这时候有洪门的人就找到了致公堂,求致公堂救司徒美堂。

  后来这件事就求到了罗斯福的头上,这时候罗斯福还不是总统,他只是个才刚刚法律系毕业的律师,其后这件事在罗斯福的辩护下,司徒美堂才免予刑罚,由此司徒美堂还和罗斯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,所以当司徒美堂的安良堂成立后,罗斯福给他当了十年的法律顾问。

  此事后不久,司徒美堂便加入到了洪门的致公堂,并很快在致公堂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  1894司徒美堂26岁,这一年司徒美堂在美国建立了安良堂,安良堂打着除暴安良的旗号,很快发展到了全美三十一个城市,成员多达2万多人,其由此成为了洪门致公堂旗下最强势的团体,36岁时,司徒美堂已是美国波斯顿致公堂,和安良堂的两堂领袖。

  1904年孙中山在美国活动期间,和司徒美堂相识,后来孙中山就住在了司徒美堂的家,晚上吃完饭没事,两人时常促膝长谈,受到孙中山影响,对于以后司徒美堂的思想,和要走的路产生了积极的作用。

  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十几年,在美国的东部和西部一带,爆发了长达三十年之久的华侨帮会之间的内斗,被称之为“堂斗”,这期间有帮派之争,亦有进步与落后,爱国与卖国之争,更有美国人“以华制华”、“以华乱华”阴谋之目的。

  而司徒美堂作为洪门致公堂,和安良堂两堂的头人,更是身经百战九死一生,在那个时期,为防不测司徒美堂时常是双枪不离手,兄弟前后拥。

  有一次在戏院看戏,司徒美堂的行踪被对手侦知,杀手携枪而来,幸运的是在这档口,司徒美堂上了一趟厕所,而他的座位被一个看白戏的人给占了,杀手一时不察,结果让这位给当了冤大头,司徒美堂由此躲了过这一劫!

  而像这样的惊险场面,司徒美堂一生之中不知经历了多少次,“堂斗”最一开始用的武器都是斧头,后来就逐渐发展成了用手榴弹和手枪。

  一百多年以来,华侨的堂口在美国大概有几十个之多,他们当中有些时办时停,所以难以祥计,而他们成立的社会背景主要是:来自国内的手工业者、农民、穷秀才、以及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逃到美国的人士,他们来到美国这个完全陌生的地域,成为了“海外孤儿”,由于不甘心忍受美国流氓、官员、警探和清朝钦差沆瀣一气的欺凌,于是为了生存和自卫,许多帮会性质堂口纷纷应运而生。

  据梁启超《新大陆游记》记载,在美国成立的华人堂口计有:致公堂、秉公堂、瑞端堂、西安堂、保良堂等26个堂口。

  这么多的堂口加在一起,是一股不小的力量,当时的美国帝和保皇党们,以及同源会,很担心这种力量团结到一起,于是千方百计地在这些帮派之间,挑拨离间,搬弄是非,鼓动风潮,派人打入其内部,执掌大权,从而制造更多的堂口争斗,是华侨帮会之间的内斗呈越演越烈之势,是华侨成为一片散沙。

  其时在美国有一花花大少叫邓少云,他是广东海军将军程璧光的外甥,这人别的本事没有,但是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,又娶了一个美国太太,在美国移民局当跑腿的,对于美国人,他是极尽溜须拍马之能事,对于华人他则是敲诈勒索,为非作歹无恶不作,1913年程璧光乘海圻舰访问美国时,其人更是猖狂的不行。

  结果忽一日晚间,被人用斧头劈死于唐人街上,邓背后的堂口自然咽不下这口气,于是和对手宣战于唐人街,开战前有美国流氓前来兜售,一把左轮手枪要30美金。

  “堂斗”期间,唐人街的商铺一律关门歇业,时闻门外枪声卜卜,随即有人应声倒地,而美国警察对此也不管不问,因为这符合他们“以华制华乱华”的根本目的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仅上世纪初叶,发生在美国华人间的“堂斗”就不下于六七十次,仅在美国纽约东部一带,因“堂斗”而死的就有200余人,旧金山因“堂斗”死的人约有100余人。

  到了辛亥革命期间,各堂口都在忙着参加反清活动,所以“堂斗”事件就少了一些,淞沪抗战爆发后,华侨们深感国事危难,于是他们放下了各堂口之间的成见,枪口一致对外,许多华人还通过不同的形式,支援国内的抗战,司徒美堂更是为此组织了“华侨筹饷总会”用于支援祖国的抗战大业。

  致公堂改组“致公党”,洪门全球恳亲大会,CC派为获取力量从中作梗,再建“洪门民治党”,道不同不相为谋,司徒美堂于上海宣布!

  1941年冬,司徒美堂被聘为“华侨参政员”,在由美返港时,被日本情报机构侦知了行踪,遂于香港将司徒美堂逮捕,其时日本特务头子矢崎,以高官厚禄,威逼利诱,企图让司徒美堂为日军所用,以达到巩固占领区秩序之目的。

  彼时司徒美堂虽然已是古稀之年,但是面对日本人威逼利诱并不为之所动,义正词严地拒绝了日本人的要求,表现出了高度的民族气节,日本人有心想要将司徒美堂杀害,但是又摄于洪门遍布世界各地的势力,怕因此牵一发而动全身,所以只能将其扣押以待有变。

  后司徒美堂在中共地下党与东江游击队的帮助下,顺利地通过了惠州、老隆、韶关,并由韶关乘火车到达桂林,终于逃离了日寇的虎口。

  未几司徒美堂达到了重庆,蒋介石试图拉拢司徒美堂,因此对于其的到来倍加礼遇,但凡司徒美堂到来,蒋介石必会亲自迎送至“第三道门”,由于司徒美堂年事已高行动不便,蒋介石还时有搀扶之举,据说这在当时是一种非常高的“殊荣”。

  这还不算,蒋介石还命令吴铁城,鼓动司徒美堂加入,并许以“国府委员”之职,对于此司徒美堂并不买账,一概拒绝,于次年经印度回到了美国。

  1945年欧战结束前夕,有感于抗战胜利的局面即将来临,司徒美堂等洪门致公堂领导人物,决定组建“华侨政党”,以便抗战胜利后回国参加政治活动。

  3月12日会议在美国纽约举行,与会人员有来至于:牙买加、秘鲁、美国、加拿大、巴西、墨西哥、巴拿马、古巴等九国致公堂组织代表出席,该会议被称之为:“美洲恳亲大会”,会议决定改洪门致公堂,为中国洪门致公党,司徒美堂任该党总部主席,加拿大的陈宜显,古巴的朱家兆等任副主席。

  抗战胜利后,致公党领导阶层司徒美堂、朱家兆等,有过问祖国政治的意愿,曾分别致电中共、民盟和南京的蒋介石,中共和民盟相继复电表示欢迎,唯有蒋介石置之不理。

  1946年4月,由司徒美堂率领的来自世界各地的10名致公党代表齐聚上海,这些代表们满以为抗战以来,没少为祖国出钱出力,想着此行必会受到蒋介石政府的热情招待,然而事实是,这时候蒋介石正在忙着着手准备打内战,而四大豪门却在忙着收割利益,根本就没人愿意理会他们!

  是年6月21日司徒美堂在吴铁城的陪同下,终于见到了蒋介石,但是寒暄几句后,两人话不投机,最后不欢而散。

  司徒美堂等人的到来,虽然没有引起蒋介石的重视,但引起了上海三教九流各方势力的密切关注,其中有上海大亨杜月笙,闻听司徒美堂等人要在上海插旗,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,于是明顶暗抗,想着法的拆洪门致公党的台。

  再加上军统自戴笠死后,其势力已是日暮西山大不如前,少了军统这个竞争对手,陈立夫的CC系,将目光盯上了洪门致公党。

  其意在控制洪门致公党,以达到壮大自身的之目的,因此对司徒美堂此行也是多番对抗阻挠,如此等等不一而足。

  在这等错综复杂局面下,司徒美堂一时疲于应付,加上和他一块来的几个代表又不太合作,由此洪门恳亲大会召开的日子只能一再顺延。

  1946年7月25日,CC派陈立夫、陈果夫派出大批特务,对洪门致公党采取分化瓦解,拉拢收买的办法,将司徒美堂等人孤立起来后,于上海贵州路湖社举行了“中国洪门全球恳亲大会”预备会,并由此产生了“中国洪门民治党”。

  其后这个大会又搬到了丽都花园接着举行,是年8月2日,会议在CC系的操控下,以多数票通过决定正式成立“洪门民治党”,司徒美堂虽然坚决反对,但是独木难支,会议最后决定由司徒美堂担任该党派主席,赵昱和朱家兆任副主席。

  1947年国共合谈破裂后,内战趋于高潮,统治的区域内,已达极点,中共代表逐撤离蒋区,民主人士也纷纷去港,而此时民治党内,却到处都是神魔乱舞越发猖獗。

  有鉴于此,司徒美堂于1947年7月,由其子司徒健庭执笔,写了一份脱离“民治党”的声明,并刊登在了上海的各大报纸上,声明中说道:自“民治党”建立以来,其所作所为美堂不表赞同,即日起本人宣布脱离“民治党”一切职务,稍后美堂将重返美国,从此将致力于华侨福利事业,未能一一拜别各位好友,还请多加海涵。

  拥护中共中央“五一口号”司徒美堂回到祖国,度过幸福晚年,死后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,周恩来总理亲自为其主持公祭大会!

  1948春,全国的解放形式急转直下,5月中共中央发布了,“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”,号召召开全国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,并讨论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事宜,这个口号得到了全国人民,和海外华侨进步人士的积极响应。

  未几在进步人士的影响下,司徒美堂返美前夕,在中共连贯同志为他设的饯行宴上,亦表示愿意接受的领导,并于席间亲自手书一封信,请为代转毛主席。

  信中大意是说:自1946年美堂回国以来,对于蒋介石政府,所作所为颇感失望,惟愿以余生之年,为祖国的解放事业献出绵薄之力。

  司徒美堂回到了阔别两年多的美国后,彼时致公堂和安良堂,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这时司徒美堂虽然在洪门地位依旧崇高,但是安良堂已被中委的梅友卓所控制,他的势力已被梅友卓连根拔除。

  而致公堂也被顶着“洪门民治党”的CC派份子所渗透,内部已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。

  为了改变这种不利局面,司徒美堂不辞老迈,于返美10个月内,四处奔走演讲,在报纸上发表文章,澄清他这次在国内惨遭CC派围攻之境遇,并呼吁洪门人士,与CC分子一刀两断,将他们全部肃清,促进洪门真正之团结,并建议洪门有能力者回国参加建设新中国。

  恰逢这时全国解放的消息,如雪片一般传来,两相配合之下,对于打击特务在美洲的活动,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。

  人民政协开幕前夕,司徒美堂被推选为美洲华侨代表,在司徒美堂即将回国之际,已逃到美国的孔祥熙获闻此息,曾极力劝阻司徒美堂不要回国,但司徒不为所动。1949年8月9日司徒美堂乘飞机离开美国,于9月初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北京。

  1949年10月1日,在庄严的城楼上,司徒美堂陪同毛主席、朱德、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,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。

  1955年5月8日,司徒美堂因脑淤血在北京与世长辞,享年87岁,他的遗体被安葬在了八宝山革命公墓,灵前摆放着由:、朱德、周恩来、等中央领导同志送来的花圈,周恩来总理还亲自为其主持了公祭大会!